首页 >  电子商务
大湾区观察丨湾区城市群一定是单核的吗?
2020-02-14
[ 导读 ] 湾区经济的发展不是单个核心城市发力的结果,而是湾区内各城市的联动、合作促成的,因为没有一个城市能拥有所有的东西。

文章转载自《南方日报》(广州),有部分删改。

“我们需要时刻记住,湾区里不仅有旧金山、圣何塞和奥克兰,还有98个其他的城市。”旧金山湾区委员会经济研究所前所长肖恩·伦道夫(Sean Randolph)望向窗外,明媚的阳光照在CBD里众多科技公司总部楼顶。“我们发现,很难找到一个城市能拥有所有的东西。因此寻求一种把它们联合起来的方式,就是 region(区域) 。”他说。

纽约区域规划协会会长托马斯·怀特(Tom Wright):“在大都会地区,除了纽约市是个拥有850多万人口的大城市外,其余的781个都是小城市。”

纽约、东京、旧金山包括硅谷,在三大世界级湾区中,受世人瞩目的往往是这几大拥有体量、资源、能力显著优势的核心城市,它们是带动区域发展当仁不让的发动机。但事实上,它们与周边众多中小城市的密切联动,却往往为人所忽视。特别是随着硅谷的迅速崛起,它与旧金山市之间的良性互动,更是为这种固有的发展格局提供了另一种可能:当单一核心已经不足以承担世界级城市群共同发展所需要的复杂功能时,多核心格局将会在竞合中逐渐形成。

这也为成长中的粤港澳大湾区提供了全新的参考。

寻求联合——“没有一个城市能拥有所有东西”

“嘀”——刚下单,Uber系统显示,最近的车2分钟后将驶达身边。这个发家于旧金山的年轻科技公司,让全球数以千万计的用户尝到了共享经济的甜头。

作为三大世界级湾区中的后起之秀,旧金山湾区凭借着Apple、Google、Facebook等一批世界级互联网公司,以最小的湾区面积实现了最高的人均GDP,特别是随着硅谷的迅速崛起,贴上了“科技湾区”的显著标签。

事实上,世人所熟知的硅谷,本身却是一个超越行政区划的概念,通常指旧金山经圣克拉拉至圣何塞近50公里的一条狭长地带。这种“双星”或带状式“群星”为核的模式,已然成为旧金山湾区的一大特色。

而随着服务业在湾区产业结构中逐渐占领主导地位,湾区东部以传统制造业为主的奥克兰地位逐渐弱化,旧金山和硅谷逐渐成为湾区活力发展的“双核”。旧金山对华办公室总监赵翠薇提供的一组数据印证了这一说法:2016年第四季度,旧金山市和硅谷几乎瓜分了旧金山湾区的风投十大热门地区:除了以投资总额20亿美元排名第一的旧金山市,2-10位几乎都来自于硅谷的小镇。

“旧金山湾区共有101个城市,很难找到一个城市能满足所有条件或拥有所有东西,因此寻求联合、分工协作,甚至是良性竞争互相促进才是明智的做法。”湾区政府联盟首席经济学家Cynthia Kroll说。

这个说法跟肖恩非常一致。 “在经济区域内,不同的城市有不同的经济水平,它们有自己的政治领导和政策,它们会把重点放在自己的城市里,而这恰恰是湾区城市群发展的最大挑战。”肖恩说道,“我们需要记住,湾区不仅有旧金山、奥克兰、圣何塞,还有其他城市,每个人都需要参加到讨论中去。它们把自己叫做中心城市的协变量。”

如何联合协作?旧金山市长李孟贤说:“我认为我们的秘诀是——不是让每个城市自顾自地建设完全不和其他城市交流,而是通过城市之间良好沟通共建区域:共享的交通运输系统,共同承担解决人们住房等问题的责任。”

统筹规划——“需要通过顶层设计来打破这种局面”

“咚……”抵岸千吨巨轮的铁锚被重重抛入东京港的海面。

在这个货物年吞吐量4000万吨的大港周围,还有5个港口——川崎港、横滨港、横须贺港、木更津港、千叶港,在东京湾区,首尾相连的它们组成一个马蹄形,年吞吐量达到5亿吨。

在庞大港口群的带动下,钢铁、石油化工、现代物流、装备制造和高新技术等产业十分发达。日本最强的工业带——京滨、京叶工业带盘踞在此,东京湾区也成为了日本最大的工业城市群和最大的国际金融中心、交通中心、商贸中心和消费中心。

今年7月份,日本颁布了新的物流改善政策,以促进东京湾的物流发展,为此专门设立了两家半官方半民营性质的公司——横滨川崎国际港湾株式会社和阪神国际港湾株式会社,来运营京滨港(东京、横滨)和阪神港(大阪、神户)。国家和地方政府共同出资,运营和吞吐出入由公司运作,基础设施建设由政府进行。

亚洲经济研究所新领域研究中心高级主任研究员大西康雄说:“此前这些都是由地方政府运营,但是地方政府往往只考虑自身管辖区域内,而不考虑统筹规划。所以需要通过国家的顶层设计来打破这种局面,统一管理,提高效率。”

而就在今年11月30日,纽约区域规划协会发布了他们的第四次纽约大都会区区域规划,主题为平等、共享繁荣、健康、可持续发展。

在怀特看来,纽约在区域发展中所扮演的角色一直在变化,因此区域规划也需要随之调整。“最初在20世纪20年代,纽约是活跃的政治中心,前两个规划着力于围绕它建立交通网络;从1975年开始,我们着重分析纽约在较为保守的经济表现下如何存活并保持繁荣;近十年,随着纽约已逐渐走出2008年经济危机的阴影,大都会地区每增加的10个工作机会中,有9个在纽约。”

怀特强调说,虽然区域发展很大程度上围绕并决定于纽约,但其他城市的作用同等重要。“比如1975年到2000年,新泽西和康涅狄格州也是区域经济发展的主要驱动力。”他说,“我们会思考如果纽约的经济表现良好,要如何拉动区域内其他城市的发展,反之亦然。气候变化、耕地保护、社会资源对城市发展的制约等等都需要把区域作为整体来考虑问题。”

优势融合,粤港澳大湾区可以变得更好

在旧金山市场大街1019号,来自独角兽Zendesk的Kristen Durham回忆起自己曾经生活过的粤港等地区。

“当我来到广州,不得不感叹这里真是一个对外贸易氛围浓厚的城市,你可以发现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在这里做生意,很多年前我去参加广交会就感受很棒,现在它又有了电商中心等新的形式。”Kristen说,“香港就更不用说了,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同时又拥有发达的现代服务业,以及和国际市场接轨的规则和体系。”

“深圳40年前还是个渔村,什么也没有,现在它是全球瞩目的创新中心。它的优势就是不会被过去束缚,各地的人们来这里寻找机会,并被激励做一番成就,这跟旧金山很像。”Kristen说:“这些核心城市在各自领域都有独特优势,我很看好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

旧金山大学教授邝铁诚表示认同。他说:“香港有金融中心、渠道和成本控制的优势,深圳是全国创新创业中心,广州在生物技术、汽车等产业优势明显,而且是 一带一路 的门户。”他表示,关键是要融合各自的优势,利用好这些城市在不同领域的带头作用。

“我认为在单一区域内拥有非常多样化的能力是很好的优势。在你们湾区内部有很多互补的组合,它们已经有了很好的互动,我能想到的问题是如何让它们变得更好。”肖恩说道。他还表示,每个城市和地方都有自己的特殊的优势和条件,它们各自发挥着重要作用。因此把“区域”作为整体来看十分重要,那样才能实现优势整合,也正是大湾区城市群发展的成功之道。

省委党校教授陈鸿宇认为:“湾区经济有一定的衡量标准,一是要有产业的集群,二是要有城市群,而不是单一的单体城市。这两点是看得见的,背后看不见的是网络。要有市场、交通和信息网络,这是大湾区形成的基本条件,将产业集群要素和城市群要素聚合起来,达成集聚效应和规模效益。”

“大湾区观察”系列文章致力于嫁接世界各湾区的发展经验,为粤港澳大湾区的科技创新、产业升级等方面提供借鉴。顺应粤港澳大湾区的战略发展目标,将于10月18-19日在深圳举办“2018大湾区国际科创峰会(BATi)”,内容涵盖泛科技、智慧城市、智慧交通、智能制造、智能产品等多个热点话题,3000人规模,50余名演讲嘉宾,百余篇稿件及专题发布,活动作为“粤港澳大湾区”最顶级的前沿科技峰会,现诚邀各方关注和联系合作。

会务媒体联系:陈灿冰 15217903604(微信:shenji22014)

                        陈如心 18666221745(微信:gongzixiaor)

商务合作联系:刘杨  13058132505(微信同)

版权所有:淮安空港产业园 备案号:苏ICP备00000000号 联系地址:淮安市清河区000号联系电话:0517-88888888

技术支持:淮安互联 服务电话:0517-88888888